网站首页 > 产业分析> 文章内容

一线|中外影人探讨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郭帆:中国电影工业待进步

※发布时间:2019-5-23 13:21:20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中国人更关注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作品,跟中国的文化底蕴有关。贴近现实,贴近人们的情感的强情感类型更适合中国观众。

  今年,中国电影在戛纳电影节上完成了“全单元覆盖”:刁亦男新片《南方车站的》入围主竞赛单元,顾晓刚的《春江水暖》、2017年短片金棕榈得主邱阳的《南方少女she runs》入围“影评人周”,《春江水暖》成为首部闭幕华语影片,在一种关注单元中有祖峰的《六欲天》,田壮壮的《盗马贼》修复版入围“经典单元”,导演郭帆的《流浪地球》、松太加的《阿拉姜色》,和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进入市场展映。这从侧面印证了中国电影人的“当代中国故事”,正在世界,获取世界的关注。

  优秀的中国青年电影人不断冒出,各大国际电影节作为平台的扶植作用也越发重要。那么,以全球视野来看,中国电影的现状是什么?新时代的中国电影有何特色?在当下,中国电影人该如何通过镜头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当地时间5月17日下午,上海国际电影节和戛纳电影市场在戛纳放映影院奥林匹亚一厅携手举办2019戛纳电影节SIFF中国日“中国电影论坛”,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画影视传媒公司创始人、总裁蔡公明,导演郭帆、松太加,法国电影联盟大中华区代表伊莎贝拉格拉香作为论坛嘉宾,面对及听众,围绕这些问题进行一一探讨。

  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从事电影行业3年多以来,伴随着中国电影的工业化体系的不断进步,中国青年电影人在如今的国际电影市场崭露头角,带给大众的惊喜也是越来越多。“过去的三、五年时间里,成长起来一批青年的电影人,这是特别好的现象。中国电影的兴旺,归根结底需要有新生力量源源不断的注入。我们跟好莱坞最大的差距不在于资本,而在于好莱坞有整个成熟的工业体系,有很多具有专业能力的人支撑起来。所以,腾讯影业这几年来一直致力于扶持青年电影人,关注青年导演的作品。”程武举例说,此前腾讯影业出品的《无名之辈》,就收获了口碑票房的双丰收。“新技术在快速普及,互联网时代科技发达。帮助那些有梦想的年轻人在更好的大下探索电影的更多可能性,这对中国未来电影产业的创新和发展,意义深远。”

  画影视近来接连在中国发行了两部戛纳电影节的佳作,《小偷家族》和《何以为家》都取得了过亿的票房。画创始人、CEO蔡公明透露,正在国内热映的、年轻导演杨明明的作品《柔情史》,同样是画影视发行的。近年来,中国青年导演的成长速度和成熟脚步都让他感到惊叹。“中国青年导演的拍摄题材越来越多样化,中国观众的口味也在改变。一部语言、文化、社会都和中国观众有很遥远距离的电影,居然有超过1000万的观影人次观影,我想这可以说明中国观众口味的日渐成熟,品味的日渐提升。”好的市场和好的观众,在一定程度上是优秀电影作品和优秀影人的催化剂,郭帆表示,自己作为一名为青年导演,能有这样的机会生长在这个时代,是一种幸运和机会。“中国今天大的电影和文化背景,让一个年轻的导演可以在作的时候就取得巨大的成功。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让越来越多的年轻导演能够相信未来。”

  什么是中国故事?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导演郭帆和松太加从创作者的角度分享了各自的看法。郭帆导演的作品《流浪地球》在春节档上映后成为了现象级的影片,在他眼中,中国故事就在身边,但是需要找到合适的方式来表达。

  “因为做过了《流浪地球》,我们才能更加明确和世界先进电影工业差距。我们是手工作坊,人家是系统产业链。”他非常坦诚地表示,中国电影工业,像是一个画家缺少了画笔,没有画画趁手的纸,不知道怎么把想象成为镜头。“我们的优势是我们的文化,重点是完善电影工业,把流浪地球的点形成线和面,形成体系,去做更接地气的东西。勇于尝试,才能完善电影工业的产业链,才有更多可拓展的类型作品。”郭帆透露,他们正在复盘《流浪地球》创作筹备的过程,希望能在每个阶段将结论分享给大众,一同探索更多讲好中国故事的可能性。

  导演松太加的经历也颇具代表性,作为藏族导演,孙太加本身所熟悉的藏族文化就有其独特之处。他看来,电影类型常重要的一个载体,他的作品更偏向艺术电影,因此在讲述方法上可以更加独特。“一个现实题材的影片,本身就是最能够打动人的。”对此,程武表示赞同,他认为,基于中国题材、表达中国情感、符合中国审美、有中国文化传承的电影,就是好的中国电影。“电影行业不是赚快钱的行业,一部好作品的打造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创作者的共同努力,要有足够的耐心、匠心和心。”比如《流浪地球》的制作和拍摄花了4年的时间,即将在7月5日上映的《八佰》,花了管虎导演10年的时间。

  法国电影联盟大中华区代表伊莎贝拉总结说,“怎么讲好中国故事”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非常简单,“一个最好的中国故事,就是你即使不是一个中国人,你也可以被。因为我们都是一个人,一个母亲、女儿,一个父亲、儿子。”

  法国电影联盟代表伊莎贝拉是资深制片人,也从事过多部中国电影在海外的销售发行工作。她谈到,无论是今年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刁亦男的作品《南方车站的》,还是去年入围戛纳的贾樟柯作品《江湖儿女》,乃至去年在戛纳“一种关注”单元首映的毕赣执导的《地球最后的夜晚》,都是中法合拍的电影。“我很好奇,如果有更多的中法合拍电影,那么它们是不是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来到戛纳?”

  在伊莎贝拉看来,电影交流是双向的有更多的中国电影来戛纳,和有更多的戛纳电影在中国放映密不可分。《小偷家族》《何以为家》在中国的票房成功让她感到非常兴奋,由此谈到中国电影市场的变化,伊莎贝拉有些感慨:“中国的电影观众非常年轻,大部分观众都是18到28岁,而欧洲的主流观众年龄在40岁以上。中法乃至中欧合拍片的问题在于,40岁以上欧洲人想看的电影不是中国20岁孩子想看的,而国外40岁人看的片子也不是中国孩子想看的。”好在如今的中国年轻人不止看美国,日本、印度、泰国的电影都可以在中国院线中找到一席之地。在伊莎贝拉看来,合拍片能够解决一部分多元化的问题,让中国电影做到既全球化又本土化,更好更快地世界。

  蔡公明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观众因为互联网而接触到了更多类型的电影作品,“中国人更关注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作品,跟中国的文化底蕴有关。贴近现实,贴近人们的情感的强情感类型更适合中国观众,而现在在戛纳放映的90%的电影作品其实都不适合中国市场。”蔡公明表示,不论是文艺电影还是类型片,都需要更的发展,“一方面,大家看到中国电影市场的机会和变化,另一方面,两部戛纳电影的好的票房成绩未必能代表未来。”他说,之前引进《何以为家》和《小偷家族》的经验,让他对上海国际的平台有了更强的信心,因为这两部影片都在上影节平台培养了口碑效应和核心观众。

  今年,他在戛纳电影节又买下了4部电影的版权,希望能借助上影节平台的溢出效应,再度刷新引进片的票房纪录。“我觉得,艺术电影需要精耕细作、持久发展。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文化自信,就好像上影节这样,用自己的影响力和务实,引导中国观众良好的观影倾向,培养和提升中国观众的观影口味,而并不是完全扔给市场。”背后的故事 谢霆锋

   文章来源于弘易国际

关键词:电影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