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宏观经济> 文章内容

我国的体制如何影响经济发展方式?

※发布时间:2019-1-13 5:17:49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男人冬泳

  ]《渐进的:中国体制的经验与反思》一书集中关注中国的模式与的方式,讨论为什么中国的体制是渐进的?如何有效地治理这个痼疾?等等。

  本文摘自《渐进的:中国体制的经验与反思》,刘智峰 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时间:2014年12月。

  无论在理论上还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实践中,都可以看到体制在经济发展中起着关键的作用,经济学家王一江指出:“对经济的发展而言,没有什么因素比国家的作用更为重要。认同市场的人都不会否认:好的市场经济,要靠好的国家制度和政策来培育和支持。好的国家制度和政策,是好的市场经济的前提,而不好的国家体制和政策,必然导致市场的扭曲和经济效益低下。”这是从宏观的角度来说,而诺斯的论述则更加具体:“经济运行中的正式规则是由体制来定义和保施的,因此体制是决定经济绩效的基本因素。”布坎南也指出:“国家在和执行规则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些规则划定了经济游戏的范围。” 实际上,这就是体制影响经济发展方式的两个层面,一是宏观上的与经济的关系,二是微观上体制对经济运行规则的影响。从这两个层面,可以看出中国的体制是如何影响经济发展方式的。

  中国特殊的国情使得与经济之间表现出与的巨大差异,就是力量(或者) 相对于经济(或者企业)的突出甚至压倒性的强势,使得制度对经济发展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对这一点中外学者如马克斯韦伯、魏特夫、布罗代尔等多有论述,但以侯家驹的分析最为精辟:“领土庞大的国家,在闭塞世界里,对外有君临天下之势,而有独占形态之倾向,对内则是力量于经济力量之上,以至制度不易受到经济制度之影响,反而有相当力量或决定经济制度。”

  这样的历史传统在中国长达几千年而不变,说明其存在的合,也直接影响了新中国的经济模式。而另外两个现实因素更加强化了这一传统,一是中国是现代化进程中的后发国家,后发国家为了追赶的现代化国家,往往采取主导经济的形式,以国家的力量推动经济建设;另一因素则是在长期的斗争过程中,中国形成了党的一元化的领导模式,党和领导经济发展是很自然的。这三种因素传统的、形势的和领导体制上的叠加在一起,形成了新中国以主导经济的发展模式。以后,这种模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变化主要体现在主导方式的变化(比如从计划转向规划,从微观指导转向宏观指导等) 和市场机制的引入上,而与经济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发生本质上的变化。

  这样的经济模式在两个方面直接影响到经济发展方式,其一是对经济的主导造成对经济发展速度的过度追求而忽视了发展的质量,依靠投资拉动经济发展、政绩考核以及官员升迁都以经济速度为标准造成了粗放型的增长模式和对P的,这一点从1958年的到现在似乎没有根本上的变化。其二是对资源的控制和配置以及国有经济占主导地位的发展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带来经济效益的损失等一系列问题。如王一江指出的: “国家占有资源过多,不仅现代国家制度的经济基础,也会直接带来经济效益的重大损失。国有经济占主导地位时,个人与国家之间固有的博弈关系中存在的行为扭曲,会充分放大,使得寻租、对代理人的监督激励和对经理人利益等一系列问题更加难以处理,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和经济效益的极大损失。可以说,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对以提高经济效益为主要动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常不利的。”另一方面,国有企业的垄断地位带来的高额利润的分配方式也造成了国民收入上的严重不平等,国有企业应该具有的“公有” 性质往往被了,而成为事实上的一部分人所有。

  从目前来看,中国的以主导经济的发展模式短时间内不会有大的变化,尽管市场经济的因素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但一是市场的发展主要存在于微观的具体的交易的层面,而对重要资源和资金的配置不起主要作用,无形之手的力量依然微弱,起作用的还是的有形之手;二是国有经济的地位通过国有大企业的扩张和垄断更加牢固,对民营经济在资源和资金以及市场竞争上都构成了很大压力,造成民营经济发展空间的日益萎缩。

  中国体制的主要特点也是主要的缺陷,就是化和化的程度不高导致的和行政的过分集中以及缺乏有效的约束,这对经济发展方式的影响也是多方面的。

  其一是对市场和企业以及正常经济秩序的过度干预窒息了经济发展的活力。经济学家钱颖一指出:“当行为不受法律约束时,部门和官员便会产权,乱收税、费,搞,任意干预和企业和个人的经济活动。无论出于善意还是,对经济的任意干预的结果都是增加市场交易成本,阻碍经济发展。”同时,“的引起人们预期的政策多变,非常不利于经济的发展。”

  其二是控制经济资源和审批权的的寻租造成的贪污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邹至庄指出:“中国市场经济中一个看来难以改变的重要因素是,那些企业在中国的繁荣程度的党和的官僚机构。如果不改变结构,官员的官僚行为就不会有较大的改善。官僚行为包括贪污及其他向和外国投资者经济租金的手段。这种行为基于官僚们在准予做生意的必要许可或审批方面拥有的经济。”

  其三是拥有过大的经济决策权和几乎不受的财政支出使用权,容易造成经济发展中的短期行为,和对国有资产的巨大浪费以及国有企业的低效率。更重要的是,不受制约和的容易和经济结合起来形成特殊利益集团(或称分利集团),对健康的经济发展构成严重的,“这些分利集团建立起来的进入壁垒、决策的缓慢和互利的讨价还价降低了经济的活力和经济增长率。分利集团也会提高管制、官僚主义和对市场的干预。”

  其四是上的不平等不利于健康的经济发展和财富分配上的平等以及社会的公平。个人的财产权以及的良好保障是经济繁荣的必要条件,因为个人的在一定程度上了国家的和对经济的过度干预。奥尔森通过对历史上多个国家经济繁荣程度的比较后认为: “拥有最高水平的人均收入的国家发达国家同时也是个利得到最好的国家。这些国家存在着广泛的制度性机制以个人的,而个人的通常了自行其是地回报的变动和资源的重新配置的程度,这些都是有效率的和有活力的经济所需要的。如果个人的足够广泛,和行政方面的自行其是必然受到某种程度的制约。”而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不平等会导致财富分配上的不平等,造成阶层对弱势阶层的,阿马蒂亚森通过对与之间相关关系的出色分析后指出:“如果经济繁荣表现为社会不平等的扩大(如有利于城市人口,不利于农村劳动力),那么,繁荣过程自身就有可能成为的诱因。在争夺市场控制或支配的斗争中,一部分人会因为另一部分人的繁荣而受损,迟者遭殃。” 掌握的官员阶层凭借获得了经济发展中比普通更多的份额,差距的拉大,少部分人占有了大部分财产,这是造成中国在的过程中差距不断拉大以及内需无法扩大的原因。

  体制对经济发展方式的影响不局限于上述的两个角度的分析,肯定是多方面的,但这种影响是重要的,只要经济发展方式的基础不发生重要的变化,不对与经济之间的关系做出必要的调整,不体制和机制对经济运行规则的过度的扭曲的干预,要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将是的。

  本文由海南柴油发电机组 www.hnjqc.cn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