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宏观经济> 文章内容

中信建投宏观策略团队解读央行降准!

※发布时间:2019-11-15 19:28:32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刘硕和关昕发布公告,宣布于2019年9月16日起,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在此之外,为促进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据央行表示,降准将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其中全面降准资金约8000亿元,定向降准资金约1000亿元。

  首先,本次降准其实可看做近期一系列政策调整的延续,根本原因是在于在国外经济形势错综复杂、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背景下,政策层面已经在调整应对。

  6月中办国办下发文件,专项债可做项目资本金;7月30日局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深挖国内需求潜力,拓展扩大最终需求”;9月3日监管部门摸底2020年重大专项债项目资金需求情况,提前下达2020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

  我们也一直在强调,宏观调控政策对经济增速可能仍然存在底线思维,此前市场一直对央行货币政策空间保持克制的预期,今天的降准是在货币政策层面对政策应对做出的调整,是对9月4日国常会上总理提出的 “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并适时预调微调,加快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政策的落实。

  其次,本次降准降低了降息的迫切性。但并不代表9月一定不降息。我们在报告中提出,当前监管认为融资成本仍然偏高,要进一步降低贷款利率,则需要降低MLF利率或是用降准置换高成本的负债推动LPR溢价的走低。

  从近期资金面的走势来看,7月以后隔夜、7天回购利率持续位于较高,和下行压力增大的基本面不相匹配。货币政策的不配合或来源于人民币汇率压力。

  我们此前预期9月17日的MLF可能会有一次降息,考虑到人民币贬值压力,央行可选择降息幅度低于美联储。央行本次的操作达到的效果则是,比之直接降息,降准对汇率的压力来的更小,但同时对LPR下行、社会整体融资成本的下行亦有推动作用。但9月是否一定不降息?或许需要进一步观察美联储降息预期的转变,降息25BP和50BP对国内政策的影响应是不一样的。

  继续维持债券市场10年国债2.6-2.7%,10年国开3-3.1%的判断,9-10月仍是年内的窗口期。对债券市场而言,此前最大的是资金成本偏高短端,进而制约了长端,而在降准发出,货币政策明确之后,资金成本将下移,从而打开债市的空间。

  同时,短期内社融增速将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地产融资或收缩、专项债面临短期的空窗期,加之降准,资金的供需在朝着更利于债券市场的方向发展。

  9月4日,国常会中明确“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央行9月6日公告前市场已有9月普遍降准预期。

  根据央行测算,本次全面定向降准长期资金约9000亿,其中全面降准资金约8000亿,定向降准资金约1000亿。9月17日有2650亿1年期MLF到期,本次降准生效试点为9月中旬,与税期以及巨量MLF到期形成对冲。

  与此同时,定向降准政策在10月中旬与11月中旬分两次实施,有利于有序资金,对冲税期影响。

  2019以来,央行共实施两轮降准,第一轮是在1月中旬和下旬实施全面降准,第二轮是在5、6、7月分三次实施的定向降准。

  本次全面降准是年内第三轮降准,采取的做法与今年1月类似,都是采用全面降准置换到期MLF的操作。1月全面降准资金约1.5万亿,净资金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资金净金额与本轮降准相近。上一轮全面降准后,市场股债双牛,券商、科技股、消费先后收益。

  本次降准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通过银行传导可降低时机利率。8月国常会已明确重申今年全年降低融资成本1%,本次降准正是LPR机制的配套措施。当前LPR机制已运行满月,9月报价情况也引发市场高度关注。一旦后续社融数据继续萎靡,货币政策将持续加大逆周期调整力度。

  LPR定价机制以后,在银行资金成本(FTP)没有明显下调之时,LPR溢价很难在短期内进一步走低,降准是给LPR减压的一种方式。在此前包商银行事件后,中小银行融资出现一定困难。定向降准一方面有助于中小银行重新发挥融资功能,另一方面也起到稳定金融体系的作用。

  我们今年一季度指出,2019年3季度利率下降带来融资成本下降,企业利润逐步触底,折现率提升,有望在年内实现3500点。我们在《利率并轨、深圳先行、市场发令枪》中率先提出金秋行情,牛市第二阶段到来。

  按照国常会目标,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全年需下降1%。以当前上证指数11倍到12倍左右的估值水平来看,对应的股权资产的隐含收益率就是7%到9%之间,如果利率下降1%,股权资产隐含收益率应该是6%到8%之间,估值将能够提升10%左右。从增厚利润角度,利率下降带来的利润提升幅度在15%-20%。逆周期调整再发力,利率仍在下行通道,利润估值双双受益。

  在利率并轨之后,本次央行实施年内第三轮降准,信用宽松和利率下降将逐步实现,盈利触底可期,A股有望再创新高,实现3500点的目标。

  首先,牛市第二阶段到来券商将构成最优行业,从长期来经济发展直接融资,资本市场对券商也长期利好。

  其次,利率下降,经济转型,长久期的成长股估值水平提升更快,叠加盈利预期的改善,我们长期看好。

  第三,信用宽松,利率下降,逆周期力度加大,对于估值低,困境反转的部分周期(例如化工、汽车)行业也具备良好的机会。

  因此,我们最优先推荐配置券商和科技,加配困境反转的化工、汽车等周期品,坚守消费和高股息品种,实现金秋大丰收。

  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在此之外,为促进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调控,兼顾内外平衡,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P增速基本匹配,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

  答:此次降准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其中全面降准资金约8000亿元,定向降准资金约1000亿元。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的准备金率为6%,是金融机构中最低的,已处于较低水平,因此此次全面降准不包含这三类金融机构。

  答:此次降准与9月中旬税期形成对冲,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仍将保持基本稳定,而且定向降准分两次实施,也有利于稳妥有序资金。因此,此次降准并非大水漫灌,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答:此次降准资金约9000亿元,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还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可以降低贷款实际利率。定向降准是完善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三档两优”政策框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服务基层的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这些都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何事惊扰?股市狂泻逾700点 地产股“最强空头”!A股也全线”打折!五大利多败给一大利空?外资依旧“买买买”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